未到而立就坐稳了世界顶级乐团的首席

那场音乐会进行中的一个多小时内,梅第扬的表现始终在线,他用他对手上乐器极强的控制力告诉我们,柏林爱乐乐团为何会将中提琴首席的职位放心地交给他,1994年出生的他还不到而立呀。

年初,梅第扬将要出任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的消息传来,激动了一大批乐迷。为何?借用一名资深乐评人的话:“很长一段时间里,‘独奏家’的水平越来越参差不齐,反倒是顶尖乐队的首席,往往是品质更可靠的独奏家。”,也就是说,梅第扬,这位出生在长沙、5岁开始练习小提琴的中提琴演奏家,以一纸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的聘书,证明自己已是世界中提琴演奏家中的翘楚。举家搬迁到柏林的路途中,梅第扬是否会想起9岁那年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附小时做出转投中提琴演奏决定的过程中有过的犹豫?

那以后,梅第扬边学习边参加各类国际音乐大赛中提琴比赛。获奖无数以后他成功加盟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不久以后被聘为终身中提琴首席。梅第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他非常喜欢慕尼黑的阳光,既然如此,又何必搬迁到在他记忆中总是阴冷的柏林呢?成为柏林爱乐乐团的一员,大概是所有音乐人的梦想,也就是说,被柏林爱乐选中的弦外之音,就是该演奏家已步入世界一流的行列。那么,此说是否可靠?且听梅第扬回忆得到这一职位前经历过的4场考试:以挑剔著称的柏林爱乐乐团,在挑选演奏家时规定他们必须经过数轮严苛的演奏考试。数轮是几轮?得看乐团成员投票表决的结果。是的,决定谁能成为乐团新成员的,不是管理层,而是乐团成员,手握决定权的人一多,难免会众说纷纭,但梅第扬以其过硬的技术、饱满的情绪和到位的表现力,在4轮考试之后就得到了中提琴首席的职位,而在这之前,这一位置已经空缺两年之久。

由此可见,闯过四重关卡坐上柏林爱乐中提琴首席宝座的梅第扬,其演奏水平一定十分了得。我又错过了他于2021年8月24日在上海大剧院举办的独奏音乐会,时隔一年梅第扬再来上海移步上海交响乐团与乐迷们面对面,我说什么也不想再与之擦肩而过。

其实,此番梅第扬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的音乐会,不止9月6日晚上的一场《梅第扬中提琴独奏音乐会》,前一天,他还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的指挥下,与乐队合作了一场大型音乐会,他演奏的曲目是英国作曲家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

对中提琴情有独钟的梅第扬,议论起弦乐中的三大主角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时曾以弦乐四重奏的乐器配置发表过这样一段妙论:“如果把四重奏比喻成手臂,第一小提琴更像皮肤,大提琴是骨头,中提琴是血液,第二小提琴是经络。血液会让一个东西活起来,没有血液就比较死,好的中提琴可以让声音变得更加立体。”

梅第扬所言,一定是事实,但是在相当一部分乐迷的心里,中提琴终归是被小提琴和大提琴“包夹”起来的“中间层”,就连作曲家们,也鲜少为中提琴作曲,梅第扬要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一首中提琴协奏曲,不也只好选择由莱昂内尔·特蒂斯改编的中提琴版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吗?埃尔加写作这首大提琴协奏曲的时候,世界正处在激烈的震荡中,这样的情形当然会在敏感的作曲家心里产生波动,所以,这首杰作凝结着埃尔加的浩渺心事。作品完成后几乎蒙尘了半个世纪,直到英国大提琴演奏家杜普雷横空出世并全情投入地演奏了该首作品,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才成为古典音乐曲目单上的大名曲,让人容不得由其他乐器担纲主奏。

我的抱残守缺让我再一次错过了一场精彩的音乐会,前去现场的同好这样反馈梅第扬的表现:“如果说大提琴版是‘天鹅之歌’的凄美,那么中提琴版更多的是理性与坚韧。我们都知道中提琴比小提琴和大提琴更加难以驾驭,而表现力又非最佳,以中提琴替代大提琴担当协奏曲独奏已令人望而却步,而梅第扬却非常清晰地呈现了这首高复杂度作品,带来不亚于大提琴的表现力。”

读着此段议论我沮丧了许久,但也让我带上了加倍的兴奋去聆听9月6日晚的《梅第扬中提琴独奏音乐会》。

这场音乐会的钢琴伴奏是青年钢琴演奏家、上海音乐学院教师黄秋宁。宁峰的全套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音乐会的钢琴伴奏就是黄秋宁,所以我知道这是一位表现力非常强的钢琴演奏家。这一次担任梅第扬中提琴独奏音乐会的钢琴伴奏,黄秋宁如从前一样很好地烘托了梅第扬,两位演奏家非常和谐地完成了音乐会的四首作品:肖斯塔科维奇的《牛虻组曲》、勃拉姆斯的《降E大调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英国作曲家加思·诺克斯的《一个人的四重奏》和英国作曲家约克·鲍恩的《c小调第一中提琴奏鸣曲》。

如果没有肖斯塔科维奇的《牛虻组曲》和勃拉姆斯的《降E大调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我还会如此期待这场音乐会吗?答案是不确定。没错,演出开始前,我对音乐会上半场的两首曲目更有好感,但在演出结束后,如若可以,我最想听到的返场曲目一定是约克·鲍恩的《c小调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

谁是约克·鲍恩?搜索以后得到的回答寥寥几条,说明他是一位不那么引人注目的英国作曲家。古典音乐乐迷中大概无人不知俄罗斯作曲家、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吧?约克·鲍恩被他的同胞自豪地称为英国的拉赫玛尼诺夫,约克·鲍恩作品的风格可见一斑。事实上,这位集钢琴演奏家、中提琴演奏家、圆号演奏家和音乐教育家于一身的艺术家,其作品保持了浪漫主义乐派的风格外,还有着强烈的英伦风格,这首时长达30分钟的《c小调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共分三个乐章——当古典音乐进入到打算抛弃传统寻求更新的表达方式时,保守的约克·鲍恩却循规蹈矩地用自己最熟悉也最喜欢的乐器中提琴倾诉自己的万千感慨。

约克·鲍恩将《c小调中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写在五线谱上后,乐迷想要听到作曲家的心声,必须经由演奏家对乐谱的解读和诠释。一位全然陌生的作曲家的作品,听过一遍后就让我念念不忘,当然是因为梅第扬的解读和诠释深得我心。其实,9月6日晚上音乐会进行中的一个多小时内,梅第扬的表现始终在线,他用他对手上乐器极强的控制力告诉我们,柏林爱乐乐团为何会将中提琴首席的职位放心地交给他,1994年出生的他还不到而立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