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最短命的加盟共和国!

苏联在解体时一共有15个加盟共和国。在苏联宪法第70条当中规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是统一的多民族的联盟国家,根据社会主义联邦制的原则,由各民族实行自由自决和平等的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实行自愿联合组成。”因此,加盟共和国的兴废,应当是根据各个共和国民族的意愿、而不是中央政府的意愿而定的,应当慎重考虑。提示:速读可只读加粗部分

在1940年3月31日,一个全新的加盟共和国诞生了: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按照其宪法,该共和国是苏联根据当地的芬兰人和卡累利阿人的意愿成立的,彰显了民族平等。但是实际上,这个“共和国”是苏联为了实现其兼并芬兰而建立的,是苏联对外侵略扩张、获取“缓冲空间”的工具。1956年,随着赫鲁晓夫上台之后苏芬关系的改善,该共和国被废除。

1721年,俄国赢得了对瑞典的北方大战,原先为瑞典所占据的芬兰也沦为了俄国人案板上的鱼肉。依据战后的《尼施塔特和约》,俄国获得芬兰东南部的东卡累利阿,芬兰自己也成为了沙俄的自治大公国。俄国从芬兰手中取得了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为圣彼得堡这个日后全俄最大的城市奠定了发展的基础。

到了1917年,沙俄帝国这个“各民族的牢笼”轰然崩塌,芬兰也宣布独立。1918年,苏俄发布了《革命政府关于芬兰独立的宣言》,苏俄承认了芬兰的独立。

但是,苏俄试图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大到原先沙俄的国土上,便在芬兰境内扶持了赤卫队,控制了芬兰西南部地区,与曼纳海姆将军领导的资产阶级白军作战。布尔什维克们确信,随着芬兰赤卫队的掌权,很快芬兰就会重新成为苏俄的一部分。

芬兰内战当中,红军由激进的工人和苏俄志愿者组成,而白军则大多数都是本地的农民和学生,受到德国援助。在一开始,白军就夺取了关键的城市坦佩雷,红军因此节节败退,并在4个月之后失败。芬兰建立了资产阶级政府,并试图趁着苏俄发生内战之时夺回在《尼施塔特和约》当中被割让给俄国的东卡累利阿。

1918年2月,芬兰的领导人曼纳海姆将军发表了“剑鞘演说”,发誓要驱逐所有在卡累利阿地区的俄国人。芬兰加入了苏俄内战,取得了卡累利阿的一小部分(里波拉和波拉亚维)。布尔什维克此时正与各路外国干涉军鏖战,无心与芬兰开战,便在1920年10月4日于爱沙尼亚的塔尔图签订了和约。

和约当中规定:芬军从里波拉和波拉亚维地区撤军,将芬兰湾非军事化;而苏俄则交还1864年俄国便承诺过要还给芬兰的、能够通往北冰洋的贝柴摩(Petsamo),在俄国占据的东卡累利阿成立自治区,让卡累利阿人“享受民族自决权利”。

卡累利和国也就是在其后的1923年,作为安抚芬兰的措施成立了。卡累利阿的大多数人都是芬兰化的,其民族为卡累利阿人为主,而不是俄罗斯人。卡累利阿的地理位置重要,扼守着俄罗斯本部通往北冰洋不冻港摩尔曼斯克的通道,向东可以到达白海,进而进入北冰洋;向南可以到达拉多加湖,进而通过东欧平原上四通八达的水系和运河到达黑海、里海。

可是,双方其实都对这项合约不满意:芬兰想要拿回1721年被俄国人占据的东卡累利阿,而苏俄觉得新的苏芬边界太过于贴近拥有苏俄35%国防工业的列宁格勒(即今圣彼得堡)。

确实,苏芬边界太过于贴近列宁格勒了——芬兰边防军的火炮可以直接打到列宁格勒。为此,苏俄以及后来的苏联都很忌惮芬兰。可芬兰人觉得更加委屈:这个和约是一次“耻辱的和平”,不仅仅是对芬兰让东卡累利阿回归母国的承诺的背叛,而且不利于芬兰未来统一民族国家的构建。

从涅瓦河俯瞰被誉为“北方首都”的圣彼得堡(曾经的彼得格勒)来源.Pexels

于是,东卡累利阿人民多次举行起义,芬兰还派遣了两千多人的志愿军支援卡累利阿人。在苏联看来,这是对苏联赤裸裸的侵略,因此苏联在国际上宣传芬兰的对苏联的侵略行为,并为其后其对芬兰施行“领土交换”埋下伏笔。

1939年,斯大林下定决心,要与芬兰交换领土,并与芬兰签订友好互助条约,将芬兰变成自己的安全盟友,一了百了地解决缓冲空间的问题。

最近解密的一些苏联内部档案显示,1939年3月5日,时任苏联外交人民委员的李维诺夫约见芬兰驻苏公使科斯基宁,提出要租借芬兰湾中的几个“对芬兰政府没有什么意义的小岛”来监视列宁格勒附近的海上通道。对此科斯基宁只限于指出:“戈格兰岛不是一个小岛,有几千居民。”

接下来几天,苏联加大了力度,一方面继续以李维诺夫、米高扬为首,在莫斯科与芬兰贸易代表团继续谈判,另一方面派遣苏联驻意大利大使斯坦因赴赫尔辛基与时任芬兰外交部长的埃尔科私下接触,开出更具诱惑力的交换条件,在这几次接触中,苏联人更进一步,要求租借奥兰群岛,而不仅仅满足于芬兰湾中的岛屿。对于芬兰人来说,租借奥兰群岛,等于是封锁了芬兰的西部沿海地区。当然,最后这些谈判都破裂了。

1939年8月,苏联和纳粹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苏联没了一直支持芬兰的德国的掣肘,向芬兰开出了更加过分的条件:割让拉多加湖与芬兰湾之间的卡累利阿地峡给苏联;作为交换,苏联将割让面积更大的东卡累利阿地区的里波拉与波拉亚维(即内战中芬兰曾经占领过的地区)予芬兰。

斯大林在会议桌上,“劝慰”芬兰人说:“我们要求2700平方公里的土地,并且给你们550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回报,有任何强权会做出这种傻事么?不!只有我们会这么傻!”

仅仅看领土,似乎是芬兰赚了。但是事实上,里波拉与波拉亚维这两块土地只是一片森林,而卡累利阿地峡是芬兰的主要工业区之一,坐落于地峡上的维堡是当时芬兰的第二大城市。谁要是签订了这份条约,谁就是芬兰历史上最大的罪人。

如今在俄罗斯国土内的维堡,成为了圣彼得堡一个萧条的卫星城。来源.Pexels

11月,谈判破裂,苏联派人假扮芬兰边防军向苏联边境发动炮击,并以此为借口悍然向芬兰发动攻击,苏芬第一次战争,也就是冬季战争开始。

1939年冬天,苏芬第一次战争时,苏联就委派流亡苏联的芬兰人、芬兰社会左翼领袖库西宁领导,在芬兰的苏联占领区成立了“芬兰民主共和国”。值得一提的是,库西宁在1946年成为了苏联的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兼任苏共中央宣传部长。

奥托·威廉莫维奇·库西宁(1881-1964年)生于芬兰劳卡,芬兰裔苏联政治家,文学家,历史学家,诗人。在芬兰内战后,逃往苏联,直到身故。曾担任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领导人。

这个国家与其说是“民主”共和国,不如说是苏联侵略、分裂芬兰的工具。苏联试图利用这个傀儡政府,将芬兰像波罗的海三国一样在“民主化”之后通过公投兼并入苏联。苏联赤裸裸的侵略意图和库西宁卑躬屈膝的姿态在“芬兰民主共和国”的“人民政府宣言”的第一、二段当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芬兰广大人民一致希望,与苏维埃共和国各族人民亲密和平共处,……白色芬兰之野心勃勃之统治阶级,不断向苏联发动野蛮之挑衅,二十年来苏联忍辱负重。苏联深觉有用红军之威力以遏止芬兰对苏联的独立的威胁之必要。……芬兰人民深知,苏联红军并非以征服者之姿态,而实系以吾国人民挚友与解放者之资格向芬兰进军。

“芬兰人民政府深信:苏联政府绝无任何侵犯吾国之独立之意,是故红军在芬兰领土之上之行动,本政府完全赞同,并竭诚拥护。”

一个政府的独立宣言,建立在对另一个国家的吹捧之上,实在是令人不齿:即便是傀儡国,也应当有个“国”的样子,而这个“芬兰民主共和国”连“国”的样子都懒得装!

由于国力差距过大,经过了3个月的血战,苏联最终惨胜。苏芬签订了1940年的《莫斯科和约》,苏联终于拿到了它想要的缓冲空间——卡累利阿地峡。同时,苏联还将苏芬边境北部的贝柴摩和萨拉地区据为己有,并获得了在芬兰最南端汉科半岛驻军的权力。

由于苏联在这次战争当中占领了一部分芬兰本土,在1940年3月31日,苏联便将这个“芬兰民主共和国”与苏联境内已有的卡累利阿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合并,成立了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作为苏联的第16个加盟共和国。

苏联政府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将“芬兰”加入国名。一方面,这个加盟共和国相当于芬兰人的“第二个祖国”,可以安抚苏联境内的卡累利阿人和芬兰人,并引诱芬兰境内的亲苏人士和左翼人士加入;一方面可以为其日后吞并整个芬兰提供法理依据,好伺机对芬兰展开全方位的侵略。

芬兰看到了苏联占领整个芬兰的野心,为了自保和复仇,只得选择和纳粹德国合作,引入德国的军事技术。芬兰虽然与纳粹合作,但是其内心明白,这个合作是在和魔鬼做交易,因此芬兰政府一直与纳粹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纳粹出钱出技术,以换取芬兰的相对亲近,用以在北方边境压制苏联。

很快,二战爆发了。随着纳粹在西欧战场上节节胜利,芬兰国内的舆论转向右翼。1941年6月,德国向苏联宣战,芬兰宣布中立,但是因为芬兰湾当中的几个芬兰控制的小岛有德国驻军,所以苏联宣布芬兰是苏联的敌人,并毫不留情地对整个芬兰展开了全方位轰炸。6月25日,芬兰在第三次受到苏联侵略之后向苏联宣战。这就是第二次苏芬战争,也称为“续战”。

芬军在塔利-伊汉塔拉战役中,经过旁边一辆被摧毁的苏联T-34战车来源.Pexels

这次,芬兰的目标很明确:拿回第一次冬季战争当中被苏联占领的卡累利阿地峡、贝柴摩、萨拉等地,直至收复整个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

曼纳海姆将军演讲激励芬兰国民:“士兵们,你们即将踏上的土地浸透了我们民族的鲜血和痛苦。你们胜利解放卡累利阿的伟业会带给芬兰幸福的未来!”

在曼纳海姆将军的带领下,芬兰人民收复了所有第一次苏芬战争当中被苏联侵占的领土,以及东卡累利阿的大部分地区。卡累利阿似乎终于要回归芬兰祖国了。

芬兰军队在夺回维堡后,于1941年8月31日进行的步操来源.Pexels

好景不长,1944年6月,苏联对芬兰展开了全面反攻。1944年7月,苏联推进到了第一次苏芬战争的战线,东卡累利阿和卡累利阿地峡又一次沦为俄国领土。

1947年2月6日,芬兰作为战败国与苏联等国签订了割地、赔款的《巴黎和约》。和约规定:芬兰维持1941年1月1日原有疆界,但根据1944年9月的停战协定,应将苏联在1920年和1940年两次和约中自愿割让给芬兰的贝柴摩地区归还苏联。芬兰的奥兰群岛实行非军事化;苏联放弃租借汉科半岛的一切权利,作为交换,芬兰将波卡拉半岛之领土、领水租与苏联建立海军基地,租期50年。

芬兰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国力相比于苏联太过弱小,试图从苏联手中拿回被侵占的领土无异于蚍蜉撼树,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芬兰认清了自己生在俄罗斯旁边,就是要注定遭到俄罗斯压制,只好选择全面亲近苏联,与苏联展开了大范围的合作。

1948年,芬兰拒绝了以美国为主的、从经济上对抗前苏联的马歇尔计划,与前苏联签订了《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条约规定,“芬兰承担维护前苏联西北国界的安全和不得参加反前苏联盟的义务,在军事上,‘如有必要,得由前苏联予以援助或同前苏联共同行动’。”战后的芬兰新一届政府秉承务实、中立的外交政策,“宣布奉行对苏和睦友好、同其他北欧国家保持保持传统合作、与一切国家保持友好关系、不介入大国纠纷的和平中立政策。

苏联发现,在二战之后,一个国家已经无法肆无忌惮地直接侵略、吞并另外一个国家。同时,与芬兰的条约也使得苏联不好与芬兰开战——通过条约,芬兰已经成为了苏联的缓冲地带,而且最重要的卡累利阿地区已经到手,再将芬兰全面侵占为自己的国土,是没有必要的。

1956年7月1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宣布撤消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将其并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并改名为卡累利阿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数量又从16个变回了15个,而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国祚也仅仅只有16年。

据芬兰赫尔辛基日报在2007年8月的报道,1991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曾非正式地表示要把被割让的卡累利阿出售给芬兰,叶利钦当时的顾问安德烈·费奥多罗夫说他是俄政府在1991至1992年间成立的一个小组的成员,这个小组的任务是去计算把卡累利阿售回芬兰的价格。而这个价格是定在1500亿美元。据费奥多罗夫的说法,芬兰总统毛诺·科伊维斯托知道这些非正式性的讨论。来源.Pexels

芬兰,正如其他生活在大国夹缝当中的弱小民族一样,历史中充斥着被侵略、被鱼肉、被欺压。而这个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也只是这一个可悲的历史事实的缩影而已。

参考资料:芬兰民主共和国人民政府宣言.塔斯社;试析俄芬关系中的卡累利阿问题.梁英超;维堡的地方身份.自我叙述案例研究.瓦莱里·季莫费耶夫;“软势力范围”与冷战时期苏芬关系.纪胜利;苏芬战争与芬兰对苏政策演变.王鹏辉;苏芬冬季战争的起因.伊尔卡·塞皮宁;关于苏芬战争的解密文献;苏联西部边界的形成.王京生;战时苏联外交中的芬兰问题:1939~1944.王中斐;情报与斯大林在苏芬战争中的战略决策.梁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