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为何走到如今的地步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当天格鲁吉亚政府军与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南奥塞梯发生交火。支持南奥塞梯的俄军随即进入格鲁吉亚境内展开军事行动。俄罗斯的干预让格鲁吉亚不得不吞下领土分裂的苦果。2022年2月21日晚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3天之后俄罗斯陆海空三军就对乌克兰展开了全面的军事行动。

从2008年的俄格战争到如今的俄乌战争让人不由得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曾几何时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都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苏联历届领导人中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是乌克兰人。可为什么时隔多年以后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乌克兰却走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首先我们要知道以血缘为基础的民族认同与以归属感为基础的国家认同是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是单一民族国家:中国官方已识别认证的民族有56个,美国作为移民国家被誉为“民族的熔炉”,俄罗斯除了主体民族俄罗斯族之外还有193个少数民族,印度最大的民族印度斯坦族只占印度总人口的46.3%,英国除了主体民族英格兰人之外也有苏格兰人、威尔士人,即使是民族成分相对比较单一的日本也有阿伊努人、琉球人等少数民族……

我们通常所说的“民族”这个概念其实包含有两层意思:第一层就是我们身份证上填的汉族、满族、蒙古族等等;第二层意思是公民意义上的民族(也称为国族):比如我国的56个自然民族都可以统称为国家公民意义上的中华民族。同样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无论是英裔、法裔、德裔、爱尔兰裔、华裔、日裔、韩裔、越南裔、阿拉伯裔、拉丁裔、印第安人、黑人都可以统称为美利坚民族。

特朗普的祖籍是德国,奥巴马的祖籍是非洲,可他们在外交政策上对欧洲、非洲有什么关照吗?事实上他们作为美国总统始终是以美国利益优先的。出生于科西嘉岛的拿破仑如果从民族属性来说是意大利人(“拿破仑”这个名字就出自于意大利语“荒野雄狮),可拿破仑却是以法国皇帝的身份被记载于史册。俄罗斯历史上开疆拓土的女沙皇叶卡捷琳娜大帝不也是出生于普鲁士的日耳曼人。

苏联时代以各民族平等共建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理念在国内各民族之间塑造对国家的归属感。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等领导人对权利和理念的强烈执着早已压过了自己从哪里来的考量。在他们眼里无论是格鲁吉亚、乌克兰都是苏联的。既然苏联是自己控制下的国家,那么苏联的所有家门共和国都是自己的。哪还用分这儿、那儿的呢?比如斯大林尽管在血统上是格鲁吉亚人,但却一直以“大俄罗斯人”自居。

早在列宁时代斯大林就在格鲁吉亚和高加索地区竭力压制所谓“民族主义”、“地方主义”。身为格鲁吉亚人的斯大林却是整肃格鲁吉亚地方民族主义最严峻的人。多民族国家苏联的最高领导人不一定来自这个国家的主体民族,但他们的言行和决策却代表着整个国家的利益和意志。二战中苏联红军冲锋时喊出“为了苏维埃、为了斯大林冲啊”的口号时没人会考虑“格鲁吉亚人斯大林能不能代表苏联”这种问题。

不过在共建社会主义的红旗下矛盾和恩怨也是存在的。苏联继承的是沙皇俄国的领土和人民,因此沙俄时代积累的民族矛盾也被苏联一并继承了。在苏联早已解体后的今天俄罗斯仍有194个民族,那么可想而知苏联时代的民族结构一定比今天的俄罗斯更复杂。沙皇时代的民族压迫政策把俄国变成了列宁口中“各民族的监狱”。沙皇统治的一个根深蒂固的概念是:民族有大小、优劣之分。

因此小民族服从于大民族、俯伏于优等民族麾下是天经地义的事。沙皇时代俄罗斯民族被称为“大罗斯”,而乌克兰民族则被称为“小俄罗斯”,介于两者之间的民族则称为“白罗斯”。俄罗斯国徽上的双头鹰图案最早的含义是:大俄罗斯民族对小罗斯等民族的监视。由“大俄罗斯民族”这个概念滋生出了“大俄罗斯主义”并逐渐发展成为“俄罗斯沙文主义”。

在历时300多年的沙皇时代不听话的小民族往往被迁居到伏尔加河下游以及北高加索的荒凉土地之上。苏维埃政权诞生后列宁等领导人曾痛斥过“大俄罗斯沙文主义”。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制度在本意上就是试图通过民族自治化解历史上形成的民族矛盾,然而历史上所形成的民族矛盾积怨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化解的。就以时下热门的乌克兰为例本来是与俄罗斯有着颇深的渊源。

然而历史上蒙古人、波兰人的统治早已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民族之间造成了心理隔阂,沙皇时代“大俄罗斯主义”的民族压迫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隔阂。到了苏联时期乌克兰大饥荒和大清洗运动造成乌克兰地区数百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在这种背景下乌克兰的地方民族主义开始抬头: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认为号称“欧洲粮仓”的乌克兰之所以出现饥荒是因为粮食被俄罗斯人掠夺了。

这种与苏联中央离心的地方民族主义思想不仅出现在乌克兰:斯大林的故乡格鲁吉亚正是地方民族主义思潮的重灾区。这也是身为格鲁吉亚人的斯大林为什么大力整肃格鲁吉亚的原因所在。除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之外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这三个波罗的海共和国的离心倾向也比较严重。波罗的海三国早在十月革命时期就摆脱了俄国的统治,直到1940年苏联为开辟对纳粹德国的缓冲地带又吞并了这三国。

二战期间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地的一些民众把德军当成了帮助自己摆脱苏联控制的“解放者”。整个二战期间仅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三大加盟共和国就为纳粹党卫军提供6万兵员。这种苏联眼中不折不扣的叛国行为当然是要受到严惩的,不过战后苏联政府惩处叛徒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不分青红皂白盲目扩大化的现象:只要某个民族某个村庄出了叛徒就株连所有人。

在这一过程中有些民族有些村庄被集体强制流放。这进一步激化了苏联本就复杂的民族矛盾。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对苏联进行和平演变的过程中自然不会放过利用苏联民族矛盾的机会。复杂尖锐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的挑拨煽动结合起来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在历史上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彼此既有长期合作的渊源,同时也有长期形成的矛盾宿怨。

因此苏联各加盟共和国自从独立之日起就一直在亲俄与亲西方之间摇摆不定。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看准时机推出了《自由援助法》:向以前的苏联成员国提供经济技术等援助。苏联解体后各加盟共和国几乎都曾一度面临严峻的经济困境。苏联时代的工业体系是分布于各加盟共和国的:有的负责提供原料,有的负责生产零件,有的负责组装。一旦离开前苏联完整的工业布局就使本国的工业企业陷入了极端困难之中。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其实只有两个方法:要么通过与俄罗斯结合维持前苏联的经济体系;要么融入到一个新的经济体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恰是时候的援助让当时潦倒困顿的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一下高兴坏了。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既然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拿了西方国家的好处,那么就得在外交路线上多少看人家西方国家的脸色行事。

随着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西方国家越走越近终于使一个问题被摆上了台面:这些国家开始提出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诉求。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认为加入欧盟可以获得经济利益、加入北约可以获得安全保障,可这样做却会加深这些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二战期间苏联在反攻德国的过程中将自己的势力推进到了东欧各国。冷战时期中东欧国家大多加入了以苏联为核心的华约组织。

那时苏联的战略空间一直向西延伸到了东德。自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以来随着昔日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独立建国使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和传统市场遭受重大挤压。1993年3月北约首先将捷克、匈牙利和波兰三个前华约成员国吸纳为会员。1999年3月24日至1999年6月10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又发动了针对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的科索沃战争,战争结束后俄罗斯的势力被彻底被挤出了原有的东欧势力圈。

2002年11月21日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至此北约成员国已直接与俄罗斯接壤,北约的军事力量已然部署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自然对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打算加入北约的企图保持高度警惕。乌克兰、格鲁吉亚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试图加入北约、欧盟的打算不仅激化了与俄罗斯的矛盾,而且事实上也激化了本国亲俄和亲西方的两大政治势力之间的矛盾。

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与俄罗斯在历史上同属苏联。当初苏联解体时大家坐下来通过协商划分了地盘,但历史上的民族迁徙活动早就使各加盟共和国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境内均生活有相当数量的俄罗斯族。这些生活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的俄罗斯族裔自然不愿看到本国政府在外交上与俄罗斯渐行渐远。

以乌克兰为例:东部地区讲俄语信东正教的居民主张强化与俄罗斯的合作,而西部地区则主张加入北约与欧盟。2014年3月以俄语人口为主的克里米亚率先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宣布加入俄罗斯联邦。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后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的亲俄武装分子有样学样分别于2014年4月7日和2014年4月28日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

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宣布独立后一度被乌克兰政府军按在地上打。眼看乌克兰政府军即将锁定胜局时俄罗斯向当地的民兵组织伸出了援手。乌东民兵组织在得到俄罗斯的支持后把战局扭转了过来。这场战争大约造成了一万三千人死亡。最终交战双方在欧盟的参合调节下达成了《明斯克协议》。乌克兰在《明斯克协议》中承诺给予东部的顿巴斯地区更多自治权,但同时提出这个地区必须留在乌克兰的领土内。

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自行“独立”后并没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就连实际上在暗中为其提供支持的俄罗斯也没公开承认)。实际上交战双方对《明斯克协议》的大部分内容都存在不满。尽管表面上双方签了协议,但都没真正打算落实协议内容。从那时起双方就一直打打停停。在过去的7年间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实际处于亲俄武装的控制之下,因此当地时不时就会出现要求独立或加入俄联邦的政治言论。

俄罗斯方面始终对当地出现的这些言论不予表态,而是以保护当地的俄罗斯族为名派出大约十万左右的志愿军执行“维和任务”。2022年2月21日俄罗斯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后引起了乌克兰方面的强烈反应。泽连斯基这边刚表示将考虑乌克兰外交部提出的关于同俄罗斯断绝外交关系的建议,结果仅仅两天之后俄罗斯陆海空三军就对乌克兰展开了全面的军事行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